漣漪幕後
在過去十年裡,願景工程採訪團隊在台灣發現問題,並試圖解決問題,為此也借鏡國外,走訪過德國、秘魯…等世界各地,努力將第一手報導帶回台灣。那些採訪及辦活動的未曾公開的幕後花絮,就讓我們以「物品」作為說故事的起點,來看看這些難以忘懷的回憶吧!

身為文字記者,不知從何時開始,扛腳架就成了我的使命(?)上山也扛、出船也扛,連影像中心買了新腳架,我的攝影好伙伴還是會帶7公斤的出門,7公斤腳架又穩又大,很適合出差。

但其實,影音出差真的很辛苦,同個團隊嘛,平面文字除了動口和受訪者說話,只能當好攝影助理。

後來「扛腳架」變成我們出差的代名詞,鬧歸鬧,只是想多負擔一點點心力。

「小心,歧視」講的是婚姻平權、身材、年齡等歧視,採訪過程,最難的是與新聞部的溝通,有人認為「胖就是不健康」。

新聞部都是人的組成,不論位階,都有由成長背景、環境而來的既定印象,或說「成見」,如果連自己內部的溝通都失敗,又怎麼可能向社會說「哦,小心,這是歧視」?

不自覺的「內心小警總」總是在的。尤其是尋找受訪者。不少名人拒訪,原因是「我不想要社會想到我,就想到我是個胖子!」或者我以為老得優雅自得的長輩會說:「我哪有老?」

不想跟「標籤」沾上邊,也就說明了這些「標籤」多麼麻煩!

看似順利運行的活動下,其實充滿驚心動魄。

視訊畫面測試有水波紋、輸出帆布空運到金門皺巴巴進場前狂用吹風機吹平整、講師上台前突然跑去上廁所(所以我們得衝去廁所堵他!)、手誤差點把麥克風當成對講機(一出錯直接成為全場焦點)

當然,心驚跟心酸說完還是有心動的時刻,例如:接到帥氣的講師!

採訪《拍鳥誘幼班》期間,生態界正好掀起一波論戰,誘拍攝影成為當下最爭議性的話題,各方風聲鶴唳。

此時要蒐集到「誘拍」的案發照片,可謂難中之難。除了向保育團體募集資料照片,唯一的方法就是一接到線報,便立刻衝去現場調查,也每個周末都去河濱走走,希望能拍下決定性的瞬間。

為了盡量降低民眾戒心,我把單眼大砲好好放回櫃子裡,穿上中年男子運動套裝,寬鬆排汗衣、短褲記得露出鬆緊帶,當然還有八零年代必備單品:霹靂小腰包。

偽裝成路人不斷來回折返跑,其實一直偷瞄著旁邊的攝影愛好者,注意裡頭到底有沒有人,正偷偷餵食著野鳥?

如果不是靠著這套行頭,我可能沒辦法蒐集到最後放入報導的資料與照片。在此向各位讀者致歉,沒有人該為自己的品味與穿著感到害羞,但這真的很有用!

結果做完專題後,我就再也沒去河邊慢跑了顆顆!

2015年,為了願景專題「飲食革命-翻轉餐桌」,費盡千辛萬苦的安排前往秘魯,拜訪廚神阿庫里歐。

殊不知就在專訪完成的隔天,在萬頭鑽動的美食展場上,攝影記者放下包包、換個鏡頭,暫放地上的整個攝影器材包就整包被幹走!秘魯警察及代表處都說,原物尋回的可能性極低,簡直萬念俱灰。

好消息是,廚神硬擠出時間,再讓我們訪一次,前幾天消失的畫面也都已經上傳雲端(由此可見,「今日事、今日備份」果然是好習慣),且願景工程長官寬容決議攝影記者不用賠償消失的攝影器材,歷經心情三溫暖,採訪團隊終於可以好好沉醉在秘魯的美麗中。

2013年至2016年巡迴全台37所大學,舉辦「為青年尋路、開路」講座,開始了環島式出差,曾經有一次早上先去南投場勘、下午衝高雄場勘,晚上再回台中過夜,隔天在台中辦活動。

拖著行李箱,裡頭裝滿願景工程mic牌、延長線、文具箱、簡報遙控器、工作證、椅貼等等,短短兩天內,我們就三進三出台中高鐵站!

出差辦活動,不小心訂到奇怪的汽車旅館,房間跟廁所間沒有門、裡面有八爪椅、可疑軟墊、鏡子跟可怕的香水味,立刻找別家飯店連夜逃跑!

《囚居晚年》是我們今年最重磅的專題報導之一,共出動超過十名文字記者、攝影記者,在全台蒐集老屋、老人家的生活故事。

這起事件發生在宜蘭的水田中央,當天我們拜訪四代同堂的溫馨家庭,記錄下一家人如何彼此著想,打造出年老父母、重度身障孩子都能安心生活,無障礙又宜居的環境。

但採訪結束,大家收起工作時專業又緊繃的神情,開始話家常,攝影記者阿蔡卻突然消失。不誇張,他真的搞失蹤。電話打不通、Line訊息也不讀,在場十幾個人,都不知道他去哪了?

我們請這家人翻遍所有房間,廚房、廁所、書房、車庫,甚至還繞著田埂和溝渠走了一圈,檢查每個死角,深怕他是跌進水裡,為了保護器材爬不上來。

正準備要報警時,阿蔡卻手持腳架,悠悠出現在大門口,就像一陣風,去無影,來無蹤。

原來他為了拍下這棟無障礙住宅的輪廓,跑去幾個巷口外的鄰居田地裡,和田埂融為一體,又因為專心扛著沉重攝影機,完全沒發現口袋裡頭的手機震動,不知遠方的我們正焦頭爛額擔心著。

各種迷糊凸槌,回想起來惹人大笑,卻能又展現一名記者熱情的瞬間,大概是跑專題新聞最有趣的地方了吧。